百度新聞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廣告合作 |

溫馨提示:本站非贛榆吧網絡連心橋官方網站,反映問題請訪問贛榆吧網絡連心橋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贛漁》講述贛榆漁船出海打魚的故事

時間:2016-08-22 09:01作者:點擊:我要吐槽
樓主是下口人,現在在天津上學,趁著暑假到家里的船上去體驗一下漁民生活,并順便做一個關于贛榆漁民生產生活的紀錄片。從小都在聽家里大人說父親不容易,在海上熬風磕浪,連續半個月的體驗后,自然也深知海上生活的不易,一樓海上風景鎮樓。 8月1號開海。

  樓主是下口人,現在在天津上學,趁著暑假到家里的船上去體驗一下漁民生活,并順便做一個關于贛榆漁民生產生活的紀錄片。從小都在聽家里大人說父親不容易,在海上“熬風磕浪”,連續半個月的體驗后,自然也深知海上生活的不易,一樓海上風景鎮樓。

  8月1號開海。
  往漁區進發。
  每幾艘船組成一個船隊,多以親戚朋友構成,隨行的還有收鮮船,生產的漁船基本上一個月半個月進一次港,收鮮船一天或兩天一進港,卸下海鮮再為生產的漁船補充物資。

  出海以后,魚類收獲很少,基本上每天都在捕撈螃蟹(梭子蟹),好的時候一天能撈3000斤,不好的時候兩百斤,平均一天捕撈在1700斤左右。


  中間那艘船身綁著車輪胎的是收鮮船,旁邊兩艘是生產的漁船。
  出海以后每次打網拉上來的海牛(一種水母)特別多,一開始,每條網上都要纏上好幾個。這東西最討厭,拉不上來,還撕壞漁網。
  收鮮船上賣貨
  勞作一番后,船工吃飯。每條船上都配有一個專門做飯的人,食材在船離港前都儲存在冰倉里,夠船上吃半個月到一個月。
  不用說,船上吃海鮮都是非常方便的,簡單的一番烹飪后,也能讓人食欲大開。
  依次往下為梭子蟹,鯊魚,鬼臉蟹,民魚。
  海上高清無碼大圖







  樓主曬在駕駛樓上原汁原味的小魚干。

  海上沒有蒼蠅蚊子,但很奇怪的是每天都有一大群蜻蜓圍坐船只。
  大家肯定很好奇船工的收入和船東的收入是怎么樣的,待我一一道來,現在因為是剛開海的季節,每年這個時候梭子蟹都很多,所以工資也是特別高,基本上都是12000+個別的能給到15000,折合下來每天能賺到400到500。而船東每天在船上能捕到1700左右的螃蟹,每斤大概在6到7元,折合下來在一萬塊錢左右,每條船上雇傭10到12個人,光每天工人開支就在四五千元,此外每天還有燃油消耗,網具,前期漁船建造費用,以及家里欠的銀行及私人貸款(每家欠個幾十萬的都很正常)維持在3000元,這樣下來每天生產收獲一萬多元,光開支就要8000+。



  此外大家也不要以為這一萬多塊錢是很好掙的,船東開著船掙錢也很容易。船工每天打一次網下海需要兩個小時,網會隨著跑船下海,還是比較省事的,一般下午五六點打網,八九點吃飯然后休息,晚上12點起網撿漁貨,期間要不間斷的干活,螃蟹從網具摘下來后要及時用皮筋扎好下倉沖氧,比較蟹子都是擠在倉里,每分鐘都有折損,所以要趕緊干完活將貨賣出去,一般從晚上12點第二天上午10點是比較正常的,當然也有干到晚上10點的,樓主回家那天,船上打了自出海以來最好的一次網,從晚上12點忙到第二天晚上11點將貨賣完,當天共賣了兩次貨,累計捕撈3200斤,摘螃蟹其實并不怎么累,其實更多的就是熬人,不間斷的勞動,無論船老大還是船工誰都不敢輕易休息,一直靠嘴里的香煙強硬的提著神,船老大還要一直盯著船面,計劃著怎么樣拿網,以及應對突發情況,所以這行錢不是這么輕易掙的,樓主在船上看到父親一只煙接著一只煙的抽還忍不住打盹,也是很心疼的,也明白了家里為什么讓我們這代孩子上岸過著月收入兩三千的生活也不讓我們干這行月入過萬的生活。
  收貨清單,在螃蟹轉運到收鮮船上后還要及時剔除死蟹,軟皮的次蟹,缺胳膊少腿的,每框再去皮三斤,然后重新碼好后過水再下收鮮船的冷倉。收鮮船上的收購價統貨在6-7元,轉運到岸上后統貨能賣到10-11元,在岸上分揀完畢后按大小再發出貨到市場,市場上售價,小螃蟹要14元,普通個在20多元,大螃蟹在30,里面的道道太多,比較我也是了解太多,大家勞動都不容易,就不評價什么了。
  南通大洋港收鮮碼頭,堆成山的海鮮,這只拍了一家。此外提醒一下大家,這個季節梭子蟹都是比較便宜的,能吃活的就盡量不要吃蟹塊什么的,每天從海上收鮮船及岸上撿出來小山似的死螃蟹,不用說肯定不會扔了,基本上都會再次流向餐桌,在收鮮船上死螃蟹撿出來扔到一邊是不給錢的,隨便踩在腳底,待收鮮工作完成后就會收集后下倉,拉到岸上20一筐,再加上運輸過程中死掉的螃蟹,真的能在岸上堆成小山似的死螃蟹山,比較新鮮的死螃蟹會再分解加工蟹塊,或者直接加冰拉走供應餐館,中度新鮮的會把肉擠出來加工蟹肉棒,臭了的螃蟹會拉進工廠加工甲殼素,蟹鉗會單獨掰下來做成麻辣蟹鉗,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蟹子的新鮮程度但從外表就能一定把握準嗎?
  海鮮拼盤鎮樓
  再來一波美圖
        大家想知道連續吃海鮮是什么感受嗎?比如今天吃了五六只螃蟹后,感覺此后再也不想碰螃蟹了,膩!待第二天螃蟹端上來又忍不住吃他幾只結結饞,吃完這頓后又再也不想碰海鮮了,對于海鮮我是拒絕的,不用說第三天又開始吃上了。上了岸后感覺再吃其他好吃的都沒有胃口了。
  還要很多人好奇到底在船上會不會暈,說實話我在船上暈倒是有這方面的反應,但并沒有像許多人以為的那樣能把屎都嘔出來,日漸消瘦的那種境界,話說樓主在海上的這半個月倒是風平浪靜,中間偶爾有一次七級風,在駕駛室里站都站不穩,從左邊能晃到右邊,起初上船不適應,也有站不穩的時候,樓主穿著大褲衩,來回走在船上,每天因為站不穩腿上也被碰的青一塊紫一塊。直至后來上岸后還感覺自己站在岸上在晃,睡在床上的時候感覺床在晃。
  清早起來繼續更,因為樓主打算做一個關于贛榆漁民生產生活題材的紀錄片,所以從暑假一開始就著手準備了,讓我印象最深也最期待的是每年一度的“龍王會”,龍王會屬于贛榆沿海漁民的一種特色海祭活動,傳達了漁民對于出海捕魚祈求海上一帆風順的愿望,而祭祀的對象則為“海龍王”,兼帶“娘娘”,最早的時候是在海邊搭上一個棚戶,在里面正中央貼上由毛筆撰寫的紅底黑字牌位,小的時候記得紙上應該有好路神仙,后由下口胡姓大戶等幾家從外請來一尊龍王像,此后就在海邊搭建了一間水泥大磚房用于供奉海龍王,再后來就沒有看到其他神仙的牌位紙了,印象里以前同龍王一起供奉的還有一位“娘娘”,據我考究這里的娘娘指的是就是南方的媽祖,以前在青口街里還建有娘娘宮,位置就在時代廣場西側附近,所以現在那里還留有前宮路后公路的地名。每年農歷六月十三的凌晨,下口的漁民都會攜帶貢香,餅干,火紙,鞭炮前去海邊祭祀,時間從第一天的深夜十二點持續到第二天上午的十點,場面宏大,蔚為壯觀,鞭炮鑼鼓聲不絕,香煙繚繞。







  大洋港外
  大洋港外一艘快要沉底的小木船綁在鐵殼船上,看著船主憂郁的眼神表示很無奈。
  我是隨著收鮮船進港的,收鮮船后面還拖著一艘機器壞了的漁船,聽小工說最起碼也要在港里修上10天,現在正是高產的季節,不出海待在港里就等于虧本,船老大表示更無奈,開支加上修機器的錢也得一筆不小的數目,估計得損失不少。樓主家去年也是在這個時候家里船在外面生產,機器不巧壞了,拉進港里大修花費了不少錢,年底一合計,光出現這次事故,去年一年就表示白干了。
  港外看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主。
  港口外,一位大哥拉緊自己的小船,生怕給我們這些過往的大船開過來一個浪把自家的小船給沖跑了。
  港口非常擁擠,不如下口港寬快,往往因為一個進港和出港大家就擠的個破皮爛肉。
靠岸卸貨
  分解螃蟹,按照螃蟹的死活及新鮮程度大小等進行分類,以便于發貨進市場好售賣,分揀螃蟹的多以大洋港本地人及贛榆籍婦女,每人一天收入在幾百,好的時候一天能掙到一千塊錢。
  圖中長條狀的魚叫季狗,學名海鰻,我問過拉上岸后能賣到九毛錢一斤,多以拉進工廠加工成鰻魚干等零食為主,我在海上吃過一次,肉質鮮嫩堪比鰈魚,就是刺比較多。
  分解好后的螃蟹上秤稱重再過一遍冷水裝進冷鮮車發往全國各地水產市場。


 
  贛榆籍的客車也會順帶著帶貨回贛榆。
  再補兩張8月1當天開海的照片,看看船頭小哥期盼的眼神。
  當然上船的風險也是有的,下圖為我去年拍攝我三大爺家漁船的事故情況,夜里漁船在海里拋錨休息,一艘正在航線的漁船由于駕駛人打盹徑直撞向下圖的船,由于肇事船為新式大額頭船,船的大額頭撞到下圖船體一側的油箱,因為油箱是焊接在船體上切為全封閉的,所以油漏光了,幸虧撞到的是油箱,否則后果不堪設想,然而當時在船上的船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待船進港上了修理臺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當看到船底有這么大的一個洞時,心情可想而知。
  碼頭早餐攤老板家的喵和汪,兩個小家伙坐享漁鹽之利,每天不愁吃喝,隨便從碼頭誰家攤位上拖條魚走都是不會有人介意的。
  再談談海上船工和船老大的生活,每次出海時間不固定,少則一個月多則兩個半月,吃喝拉撒全都在船上,每個船工有自己獨立的隔間臥鋪,船老大的寢室安排在駕駛樓上,比船工的鋪都要寬快,有四五平米左右。平生船老大都不下駕駛樓,就在駕駛樓里指揮工人干活,駕駛漁船等,也只有吃飯的時候才會下來,遇到需要連續跑船的情況,船上的廚師會把飯菜端到駕駛樓里給船老大一邊開船一邊吃,駕駛樓里安裝有各種機密儀器,有負責導航的海圖,避碰儀,雷達,水深探測儀,電子羅盤,電臺,還有一個為了應對電力故障而準備的最老久的羅盤。樓主印象最深的是船上的電臺,電臺基本上處于不關閉的狀態,船老大就是休息也得注意著電臺,電臺就相當于陸地上的電話,電臺上存有頻道,每幾艘船共用一個頻道,用于保持平時的通訊,比如有個別船需要幫忙,或者幾條船約定再到哪個地方打網什么的,都要從電臺里面交流,樓主因為嫌棄電臺的聲音太大,所以把電臺給關閉了兩次,導致隔壁船呼叫我爸起來拿網,或者讓空的信息沒接收到,給我爸一頓熊。所以并不是船老大懶,所以不下船,而是因為船上有一大堆儀器要照看,關乎到生產的秩序和安全,所以我爸輕易不下船而守在駕駛樓上,船工每天干完活都會洗澡,而我爸自從我去過就看他洗過一次澡。其實電臺次要的作用就是給船老大解乏,同一頻道上的船老大都會一邊開船一邊插科打諢,也好解乏,而他們聊天的內容無非也就是我今天捕了多少螃蟹,順便關心一下你今天捕了多少螃蟹。有的時候再放放水,吹吹牛皮,捕的多的,在頻道里說話底氣也足,耀虎揚威。捕的一般的就不怎么說話,比如我爸。在一起生產的船每天的產量都不會懸殊太大,當這幾艘船捕的螃蟹都還不錯的時候,船老大說話也就很愉快,想著岸上有什么好吃的讓收鮮船回港給他帶回來,盤算著照這樣的產量下去,今年又可以還不少的貸款,而產量不行的時候就在那里埋怨船工工資太高,開支太大,諸多種種抱怨。其實大家都一樣,船工有著基本工資,如果產量好的話工資會往上提些,船老大收入高了自然也就高興,但如果產量低的話,船工也就只有個基本工資,而船老大就說不定要虧本,或者這幾天收支持平也就屬于白干了。
  繼續談談船老大這個群體,據我所知,在村里干出海捕魚這個行當的家庭,十個起碼也要有八個家里會欠債,少則十幾二十萬,多則上百萬,欠這么多債也并不是說明我們有多揮霍,多數情況下,所欠下的貸款用于船只建造,網具添置,船員工資等,和許多家庭一樣,下口并不是富的流油,相比較下,其實捕魚才是我們的祖業,而且現在無論是物資還是人工開支這么高,話說我們不捕魚又能干些什么,當然也有干的好的船戶,早早的還清欠債,每年再能進賬十幾二十萬,誰都想成為這樣的人家,但畢竟是少數。多數人家也只是帶著尾巴板板整整的經營。至于網上有許多對于下口的不良評論,我也只能說這是少數,放在哪里都一樣,都有個別奇葩,下口的確是有一部分有錢人,但那也是人家辛辛苦苦經營的,我們也不眼紅,大多數都還在勤勤懇懇的勞動過日子,至于個別經營不善破產的也有,還有極個別明明不會經營還到處賒賬買車縱樂的人,在別人眼里財大氣粗開好車,其實欠了一屁股賬的人,所以放在哪里這些都是極個別少數的人,還請網友不要一概而論。
  接下來談談船工這個群體,半個月下來我也漸漸了解到這群船工上船的初衷,多數是奔著高昂的工資來,其實船只正常的生產時間也就只有半年,船工干半年也就可以吃上一年,說為了錢來有點不太好聽,講真的話,大家也就是為了生活而來,多數是手頭缺錢而選擇這個工作的,家里孩子在上大學,家里孩子要結婚,家里要再蓋幾件屋,我們這條船上有三個尚未結婚的,年齡較大的有50歲,小一點的有30歲,還有一個26。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結婚。這不能嘲笑他們,畢竟大家都是靠雙手吃飯的人,誰都可以對未來有美好的憧憬。船上的生活枯燥乏味,連續一兩個月不靠岸的生活,船工也只能靠聊聊天和手機里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電影解乏。風吹日曬也讓這群背井離鄉的打工人蒼老了許多,年紀輕輕就曬的烏黑,臉上也出了皺紋。干活干到精疲力盡的時候船老大還會熊上幾句,手上竟是被螃蟹鉗傷的口子,還有這雙被海水泡的起皮發白的手,連續幾小時或十一二個小時的工作,也只能嘴里含著一只被海里潮氣浸軟了的香煙咬咬牙挺過去,且行且珍惜。
 

本文來源: 贛榆吧
相關文章
------分隔線----------------------------
為了保護您的隱私,你的郵箱不會公布。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返回頂部